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-  企業文化文化故事

我們沒有失敗的機會

發布時間:2019-06-24來源:中交二航
【字體: 分享:

盡管做過充分準備,但意想不到的情況依然發生了。

2003年7月19日,蘇通長江大橋開始架設樁基礎施工平臺。到31日,12根長60米、直徑為1.4米的平臺鋼管樁被打入長江中并被連為一體 。然而,就在這一天,恰逢天文大潮,江面狂風大作,江中潮涌浪動,12根鋼管樁在水流的沖擊下劇烈搖擺,最后竟生生從中段焊接處攔腰折斷,向下游漂去……更危險的是此時兩臺沒有動力的打樁船仍分別連接在樁上,正在船上的劉先鵬大吃一驚,趕緊調集動力駁船拉住打樁船,“要是兩船相撞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船是拉住了,但蘇通大橋第一次平臺搭設宣告失敗。

“萬丈高樓平底起”,施工平臺搭不起來,樁基礎施工就無法進行,更別提橋墩和索塔了。

回去的路上,項目經理劉先鵬不禁懊惱。就在這時候,他接到了省交通廳副廳長、蘇通大橋建設指揮部現場總指揮游慶仲打來的電話:“這是老天爺在幫我們,不是壞事。”

一場關于樁基平臺搭建的“攻堅研討會”在項目部會議室緊急召開。雖然平日里此類技術討論會也在這里召開,可這次會議氣氛明顯凝重。

首先是分析事故原因,工程師們“會診”后判定:在30多米的深水中,鋼管樁自由長度大,很容易在墻水流的沖擊下產生震蕩,發生倒塌。想要建樁,必須使用更粗大的鋼管。然而,直徑1.4米的鋼管樁已經接近現有工程使用的極限了,再大如何起吊,如何打入?國內外的橋梁建筑都沒有相關記載。

這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挑戰,“正是因為沒有人做過,所以我們做出來才更有意義。”項目總工張鴻如是說。

短短數日之內,這群建設者們夜以繼日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,他們最終把目光聚焦在了直徑2.8米的鉆孔樁鋼護筒上。“護筒本來就是要打入大橋底基,作為永久支撐結構存在的,”張鴻說,“為什么不直接把它作為樁基礎的一部分?”

事后證明,這的確是一種一舉多得的好思路。接下來要解決的是如何把這些每根長60米、重60多噸的大家伙打下去。

有人印象中,國外有能夠產生600噸震動力的震動錘,可以解決打樁問題。但如何保證每根樁的工程精度?成為了擺在二航人面前的又一項艱巨的課題.

按照新的計算,蘇通大橋基礎需要在一塊足球場大小的面積上打下131根鋼護筒,每根護筒之間的距離也就二三米,如果垂直精度不夠,兩個護筒在土層里發生碰撞,或者引起之后120米深的灌注樁基礎相互碰撞,“那整個橋的基礎就毀了,”劉先鵬感嘆,“這是大橋的關鍵節點,沒有失敗的機會。”

但蘇通大橋的建設者畢竟是在各種大工程中磨練出來的,橋上工作的外國專家后來也很佩服他們解決問題的智慧和能力。大橋建設者從橋面液壓吊機上獲得靈感,將它稍作設計修改,就產生出一個樁基礎引導裝置。簡單說,它相當于一個可以張開嘴的環形限制圈,護筒進去之后,嘴再一收,基本上就把護筒控制在一個很小的范圍之內,打樁精度自然得到保證。

工長李洪軍是引導裝置的主要指作者和使用者,他的體會最深。“那次江上下著雨,風大浪也大,一個起吊的鋼護筒在空中來回搖晃,幅度超過兩米,吊繩似乎不堪重負,發出嘎嘎的聲響。”李洪軍回憶說,當時的情形非常恐怖,身邊的工友有些已經說不出話來。他當機立斷,指揮吊機把護筒平吊到引導裝置中,然后迅速合龍,護筒一下就穩定住了。

就是這次打樁,護筒精度仍然達到了1/800(800米垂直距離才產生1米左右的偏差),遠高于項目1/200和國家1/100的標準。

强壮公么夜夜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