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nbfhv"><span id="nbfhv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nbfhv"></cite>
<cite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nbfhv"></cite>
<cite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menuitem id="nbfhv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thead id="nbfhv"></thead></video></thead>
<cite id="nbfhv"><span id="nbfhv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var id="nbfhv"></var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nbfhv"></var>
<ins id="nbfhv"><video id="nbfhv"><menuitem id="nbfhv"></menuitem></video></ins>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-  新聞渝航之聲稿件

發布時間:2019-05-31來源:中交二航
【字體: 分享:

我其實來過永嘉項目水門隧道很多次了,但這次心情總卻不一樣。畢竟是貫通了,當看到出口第一道光時,我并不如何感到興奮,只有淡淡的欣慰,好像看著自己的孩子,終于長成。

第一次來隧道時,右洞還沒有打,左洞才開始挖,只是出口方向,進口還遙遙無期。慢慢地,開始做仰拱了,二襯臺車也拼起來了。我一次次來,順著洞壁的白燈組成的光鏈,慢慢向黑暗深入。臺車上的工人們喊著號子,把一根根鋼筋送上洞頂。“嘿!……啊!……嘿!……啊!”一起低頭從下拉,一起抬頭往上送,他們配合嚴整,動作協調而具有韻律,胳膊上的肌肉泛著汗光,展現出一種鮮明的陽剛之美。

越是深入黑暗,那左壁上的光鏈就越發黯淡。幸好還有另一種光。棧橋下面的工人正在焊接仰拱的鋼筋,面具前的焊花發出刺人的光亮,卻難照清面具后的臉龐。與前面的七人小隊不同,他們兩人一組,沉默著,在大山腹中進行著無聲的“表演”。

再往前走,愈發昏暗,道路也開始難行,仿佛要被黑暗吞沒。洞內也開始變得安靜,滴水的聲音清晰可聞。最后的光亮來自開挖臺車的兩臺大燈,射向出口方向。關于這里,有一位工人師傅令我印象深刻。那是我在三月底去安全檢查的時候。起初,我并沒有發現他。當現場負責的同事喊他時,我才看到他。他隱身于臺車大燈的背后,獨自一人在做臺車修復工作。同事喊他出去休息一下,我看著他從黑暗中走出,布滿油污的臉上古井無波,只有眼睛閃閃發亮。再往前,就是開挖面了。那里已完全陷入黑暗,只能借著微光,看到一些石頭。

貫通以后就不一樣了。還沒走到二襯臺車那里,就可以看見進口的光亮。再往前走,豁然開朗。進口同樣忙碌,右洞出碴的大車、搭設框格梁鋼筋的工人……雨后的地面還帶著幾分稀軟,空氣中卻已塵土飛揚。回首再看水門隧道,它靜靜地躺在那里,在陰郁的天氣里,卻似有一絲壯美。

當左洞還未貫通時,在大山的腹心,直面那安寂而濃稠的黑暗,反激發出我熾熱的雄心。在這仿佛與世隔絕的小小世界里,不再有個體,有的只是人類作為一個整體,憑借自己,對抗天地,延續文明的默默努力。甚至連那些工具,都變得和藹可親。正是這樣,讓我相信,人類文明的可能性。放眼望去,在廣袤的宇宙里,一片死寂,唯有人類文明猶如黑暗中的一縷微光,搖搖欲墜,卻生生不息。那一刻,我想我們已不僅僅是一條普通隧道的建設者。我們的汗水,是為人類文明延續而流。正是千千萬萬的奮斗者如此默默推動著,這個世界才能一直向前。

當貫通以后,心情已不再是激動,而是一種慰藉。假如有一天,我能帶著我的孩子們,路過這里。我會告訴他們,你們的父親曾經參與了建設,他見過這條隧道最初的樣子。那是一道光,分外動人。(姚軻)

强壮公么夜夜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