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-  新聞渝航之聲稿件

歲月無限 活在當下

發布時間:2021-07-30來源:中交二航
【字體: 分享:

李琴

歲月從不等人,就像春天的風秋天的雨。

讀書的時候最不愿意走親戚,一出門就是和親戚家的小孩一比高低。工作后離家遠了,反倒是愛上走親戚,雖然催嫁、攀比仍然是重頭戲,但我想看望身體欠佳的姨婆,家里孩子有出息了的大姑……聊會天,吃個飯,各家各戶走一走,過一個團圓年。

一圈轉下來到了正月十五,才有時間和朋友一聚。一年未見,我的小伙伴們,再見時才發現有人有了一雙悲傷的眼睛,有人有了犀利的嘴角,有人有了一臉風霜,有人已經一臉富態。年少青春相陪伴的歲月再也回不去,臉上只寫滿未能共度的滄桑。那一刻我才明白,歲月從未真正逝去,它只是從我們眼前消失,又躲進了心房,悄然地改變著我們。聚會散場時,我更新了一條動態:人生路漫漫,摯愛的朋友們,希望你們不管何時都能保持明亮的笑容和善良的心境,這樣歸來時,我才能在人群中第一眼找到你。

歲月是殘忍的,它只給你未知的未來,讓過去留在回憶里。

許久不聯系的一個朋友曉曉給我發了一條微信:“我是不是一個很無趣的人?在你們面前只知道跟大家說以前怎么樣怎么樣。”隔著手機屏幕,我能感受到她的失落。印象中的她性格外向,喜歡跳舞,愛開玩笑,我們都覺得她是個很有意思的人。于是我鄭重地回了一條信息:別人是真的活了一萬多天,而無趣的人只是活了一天,并重復了一萬多次。而你的每一天都不一樣。不一會兒手機屏幕亮起來了:“那是以前的我。”

是的,我們差不多有兩年沒見了。兩年的時光足以改變很多的人和事。而現在的她只存在于我的過去。現在的我們在不同的城市,各奔東西。而對于未來,我們不敢給任何承諾,不是不愿意,而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給,我們越大越膽小了?

20歲時,虛度光陰。我們愿意花時間去玩游戲、上社交網絡,卻暗自嘲諷那些中年人什么都不懂。

到了35歲,我們有了自己的家庭,我們的父母卻老了。

等到45歲以后,親朋好友再無法聚首,曾經一起過年的人或許正在一個一個在離開我們。

我們能做什么?

米蘭·昆德拉曾寫道:從現在起,我開始謹慎地選擇我的生活,我不再輕易讓自己迷失在各種誘惑里。我心中已經聽到來自遠方的呼喚,再不需要回過頭去關心身后的種種是非與議論。我已無暇顧及過去,我要向前走。

有人說生命其實是一生一次的現場直播,沒有彩排,沒有劇本,不能快進,也無法重播。在歲月長河里,昨天越來越多,明天越來越少。

活在當下,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,為既定的目標全力以赴,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,善待他人,改變自己,保有一顆平常心,不負韶光,活出精彩的人生。

强壮公么夜夜高潮